电视连续剧脚本《岳飞传奇》第二十二集 岳雷扫北_影评书评
当前位置:随笔吧>杂文>影评书评> 电视连续剧脚本《岳飞传奇》第二十二集 岳雷扫北

电视连续剧脚本《岳飞传奇》第二十二集 岳雷扫北

岳家军队伍浩浩荡荡到达朱仙镇,镇上百姓欢呼雀跃喜笑颜开,全都上街夹道欢迎。在争先恐后纷纷议论的人群中有一老一少二人也在交谈,老的手指骑在白龙驹上的元帅岳雷对身旁的儿子说,

老者:“儿啊你看,这一定是岳元帅的公子了,和当年的岳飞一模一样,只是更年青些。回想起岳元帅在这里时待我们多么好,驻兵多年秋毫无犯,奋勇杀敌身先士卒,保护我们过着太平安稳的日子,那是多么温馨的时光。可惜竞被奸臣害了,当时他被十二道金牌召回京城,你父我也和众人一齐拦住马头不让他走,元帅流着泪说‘不久便可回来继续带兵北上收复中原。’可是却从此一去不再复返,好不叫人伤心欲绝……”说着说着竞是泪流满面鸣鸣哇哇哭了起来。儿子赶紧宽慰,

少年:“爹爹,您别难过。如今岳公子做了元帅,带领大军去抵挡兀术,我们就不用害怕金兵犯境烧杀抢掠了。待他去城外扎营后孩儿就去报名参加岳家军保家卫国,您看可好?”

老者:“当然好了,孩儿有此志向为父好不高兴,尚能斩得敌酋立下赫赫战功倒可光宗耀祖了。只是你还小些恐怕岳公子……不,是岳元帅不收呵……”

岳雷过朱仙镇继续向北行进,忽见前面飞速驰来一匹快马原来是派出的探军回来禀报,

探军:“禀岳元帅,兀术大军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现在离此七十里地下营。”

岳雷:“好,赏铜牌一块再去探来,三军就地扎营,做好战斗准备。”

兀术大帐内众将齐集,一番兵也在向兀术禀报军情,

番兵:“禀狼主,宋朝老皇帝已死儿子宋孝宗即了帝位,派出岳南蛮的儿子岳雷为扫北大元帅牛皋为监军带了十几位小南蛮统领三十万人马前来抵挡我军,已过朱仙镇离此约六七十里地安营扎寨,请元帅定夺。”

兀术:“噢,有这等事?!南朝小皇帝派这些乳臭未干的后辈小儿前来拒敌,岂不是螳臂挡车白费力气吗?看来宋朝真的没有人了,想是命尽禄绝非亡国不可,只是秦槐王氏还在干些什么如今又如何了?”

番兵:“回禀狼主,听说秦参谋被人刺杀惊吓过度,背疮发作咬舌而死,应了他自己罚下的毒誓。王氏夫人后来也突然七窍流血死了。”兀术摇头叹息于是发令,

兀术:“可怜王氏竞无福消受,这么快就死了。大将军粘得力提国元帅冒利燕,你俩为正副先锋各领本部人马前去敌阵挑战,若能一战而擒岳雷牛皋,万事便可定了。”二将得令退出大帐领兵直向宋营扑去。

第二天一早,粘得力押阵冒利燕手提镔铁乌油棍一马冲出直到宋军阵前叫骂,

冒利燕:“宋军听了,快叫岳雷牛皋出来到我冒元帅马前受死,尔等竞敢不自量力阻我大军岂不自寻死路自取灭亡吗?!快快出来免得本先锋踏破营头血流成河。”岳雷闻报急忙升帐点兵,

岳雷:“哪位将军去打头阵?”陆文龙早已桉捺不住出列讨战,

陆文龙:“禀岳元帅,末将陆文龙愿打头阵,灭灭番兵的威风。”

岳雷:“好,有陆将军出马我军必能取胜,这是扫北的第一仗关系全局,陆将军务必不要轻敌。本帅再派吉青老将军替你押阵,你二人需小心前往。”二人得令领兵出阵。

战场上,双方互通名姓后陆文龙手舞双杆六沉枪,在冒利燕马前马后神出鬼没凶狠无比。只见敌将搅动油铁棍开头还能抵挡发招,六十余回合后便渐渐不支终于手忙脚乱,被陆文龙视准空档一枪刺落马下复一枪结果性命。陆文龙哈哈大笑,

陆文龙:“你们这些无用的鼠辈番狗,哪个还敢上前受死!”粘得力大怒冲出,番兵抢回尸体,

粘得力:“你这见利忘义的叛徒陆文龙,竞敢伤我冒副先锋,本将取你性命来了!”二人战在一起直斗了八十余回合,粘得力挥舞一百二十斤重的紫金锤胯下一匹驯练有素的野骆驼竞和陆文龙打个平手。吉青见状手举狼牙棒出马助战,

吉青:“陆将军,我吉青来了!咱俩一起取了这番狗首级回营报功。”粘得力嘴里谪咕心中发毛,

粘得力:“这陆文龙久闻其名果然话不虚传,况有吉青老南蛮再来助他我岂不吃亏大了?还是待兀术狼主来了再说。”于是虚晃一锤拨转骆驼逃回本阵,陆文龙吉青随后追去却被番兵乱箭射回也只得收兵回营报功。

第二天上午兀术大军到来,扎下营帐,粘得力入内跪地请罪,

粘得力:“禀狼主,小将无能昨日战陆文龙不下又见吉青助战只得败回,冒利燕将军已战死沙场请治本将之罪,”

兀术:“将军请起,胜败乃兵家常事。都是我收了这忘恩负义的陆南蛮为子,如今养虎伤身真是可恨,待本帅亲去替冒将军报仇便了。”于是带领众将人马出营讨战,岳雷听得兀术亲出也就带领众将军兵出营应战,双方排兵列阵互不相让。兀术上前,

兀术:“岳雷,你且听孤王一言:宋皇昏庸,亲小人远贤臣,致有靖康之耻。如今徽钦二帝都已死于枯井,你们还发兵扫北救的何人?!再看你父岳飞,南征北讨立了多少大功最终还不是屈死赵构小儿之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难道你等还不吸取前车之鉴的教训吗?孤王劝你不如到我这边来一起打到临安,活捉小皇帝灭了大宋朝,孤王就封你一字并肩扫南王,划长江以南全都归你所有,手下众将各有封赏你看可好?有道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何苦替这无知的小皇帝卖命最后落得同你父一样的下场,你可要仔细想清楚了。”岳雷闻言,坐在马上哈哈大笑。

岳雷:“可笑你兀术真是恬不知耻,两军阵前还要作秀,竞有这么多的废话,本帅看你倒可以去做未世纪联合国的外交官了!你岂不知自己实乃战争狂人,弄得两国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犯下人人得而诛之的滔天大罪。今我天朝发兵扫北胜利只在举手之间,你还谍谍不休说些什么?快放马过来本帅与你决一死战!”兀术恼羞成怒提马冲出挥斧砍向岳雷,岳雷举抢迎住,于是二军元帅亲自动手,盘马斗在一起。双方兵将各擂战鼓助威呐喊,一时声彻云霄气吞长虹,毕竞岳雷年青力壮又得岳家枪真传,更兼父亲所留的坐骑实乃小白龙化身极有灵性,真是如虎添翼直战了一百二十个回合后终于稍占上风。兀术有些气喘,忽见岳雷一手挺枪直刺一手去拔腰间‘湛卢’宝剑,吓得魂不附体赶紧虚晃一斧掉头就逃。岳雷把剑一挥,三军将士奋勇追击。队伍中有一个宋兵冲在最前面,只见他挥舞双刀杀得金人哇哇乱叫,他就是刚入伍的少年人。兀术兵败如山倒众番兵呼喊着‘岳家军来了快逃命呵’一口气逃奔了六七十里地这才停住安营扎寨,岳雷挥军追到讨战,番兵死守不出,就这样双方对峙了好多天。

从中原前往边关的大道上,先后出现了三支宋军部队,他们分别由张浚吴蚧和韩彦直率领的总计近二十万的人马大队,他们先后到达朱仙镇岳雷军营。这一日岳雷设宴由诸将相陪招待接风。

岳雷:“诸位将军前辈,你们一路辛苦了。扫北路上今后多有仰仗,小侄略备水酒在这里先谢过了。”众将一齐举杯,牛皋兴致最高也最不讲究繁文褥节,一个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嘴里一有空便低声咕哝,

牛皋:“这下可好了,俺老牛管下人强马壮鸟枪换炮大不似往日喽。兀术小儿看你龟头缩到哪儿去?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早些到牛老爷面前受死可好?”众人见他已醉也不去理他。吴蚧站起,

吴蚧:“岳元帅不必客气,我等奉皇命而来敢不从命!有何差遣只管下令就是,切不要有所顾忌。”

张浚:“是啊,想当初我们四路大军聚集朱仙镇,在岳飞岳元帅统一指挥下眼看北伐成功,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岳元帅一去京城便羊入虎口竞被奸贼秦槐害死。当初临别之时他就一再告诫我说:中原是你们的,收复中原直捣黄龙要靠你们。如今言犹在耳却已物是人非。多少事欲说还休,真可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想起来好不伤心人也。今日四路大军再次会合,在岳雷岳元帅率领下抗击强敌收复失地救万民于水火,实是快哉人心!来来来,本将提议:为早日实现岳飞岳元帅的遗志,大家干杯!”于是众将欢呼,山摇地动竞是一醉方休。

兀术军营中,也来了二个域外高人,一个叫普风法师另一个是他徒弟叫古鲁禄有万夫不当的蛮力。兀术出帐迎进通名坐定。

兀术:“久闻法师大名,今日相见实慰孤心。不知法师来此军营为何?”

普风:“洒家为报爱徒之仇而来,某的爱徒就是鹘眼郎君据说被宋军狄雷锤击而死。故此来杀狄雷助狼主一臂之力,此人可在宋军营中?”兀术大喜,

兀术:“在在在,只是这一班小南蛮十分了得,比之老的更是厉害得紧,有过之而无不及。某已大败了一仗,不知老法师有何法破之?”普凤冷笑,

普风:“嘿嘿,洒家若无金刚钻怎觅磁器活?某练就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之术,谅这些凡夫俗子怎能抵挡?更兼我徒儿古鲁禄力大无穷,明日开战必能取胜,非取狄雷人头不可!”

第二天,兀术率领众将军兵押阵,普风法师手提禅仗只带古鲁禄步行来到宋营前讨战。

普风:“宋军听了,洒家普风法师要为爱徒报仇杀尽尔等,快叫狄雷匹夫出来受死!”岳雷闻报升帐坐堂。

岳雷:“众位将军,兀术久不出营,今日却来二个怪人叫阵还指名要狄将军出战,定是不怀好意,哪位将军前去迎敌?”帐中应声走上狄雷陆文龙关铃杨继周牛猛五将,

狄陆等五将:“未将等愿出阵迎敌!”

岳雷:“大凡僧道妇人上阵,必有歪门斜道奇功异术,狄将军你等须格外小心在意切不要中了他的喑算。”军师诸葛锦赶紧上前接言,

诸葛锦:“元帅,此事有些蹊跷,我闻普风老番僧会些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异术,五将贸然出战必然受损。不如先不去理睬挫挫他的锐气,待我速去准备污物备用,一切弄妥后再由五将应战便可无虑了。”

岳雷:“军师所言甚是,本帅正有此担心。五将暂勿出战待军师准备停当了再去不迟。” 过了半日普风古鲁禄也叫得累了,忽见宋军寨门大开拥出一彪军来。狄雷舞动双锤一马当先,后面紧跟着陆文龙关铃牛猛杨继周四将,再后面岳雷诸葛锦等大军押阵。狄雷高叫,

狄雷:“狄爷爷来了,老妖道锤下纳命来吧!”双锤直取普风,古鲁禄急忙挥动一百八十斤重的一杆溜金镗冲上前来接战。一个马上一个步下斗了七十几个回合狄雷有些不支,陆文龙关铃双马跃出前来助战,古鲁禄全无惧色反越斗越勇,又八十多回合后牛猛杨继周见三将不能取胜也驱马上前团团围住贼将撕杀,又斗了五十多回合古鲁禄终于无力招架。普风见状,不慌不忙从身上摸出小葫芦揭开盖,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宋军空中突然乌云翻滚狂风大作,豆大雨点倾盆而下,老道从葫芦里倒出黄豆望空一洒,立刻变作千军万马黄衣黄甲呼啸着直向宋军扑来。五将见了急忙退回,宋军中从后拥出大批兵卒手捧木盆中污物在诸葛锦军师指挥下一齐泼向敌军,妖兵闻了立刻倒地化回黄豆落在污泥。风雨立止,岳雷挥动令旗大举掩杀,兀术大军不及逃避死伤无数。普风见妖法已破无颜再见兀术便撇下古鲁禄独自逃遁走了。狄雷等五将复又冲了上来,关铃座下的赤免马奇快无比,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已到古鲁禄背后,他挥起青龙偃月刀‘呼’的一下劈了下去,古鲁禄闻得脑后风响急忙转身举镗抵住,二人战无几合狄雷陆文龙杨继周牛猛都已赶到,复又围住了古鲁禄撕杀。兀术见了,大叫众将转身一齐上前救援。宋军阵中二三十员猛将纷纷寻着番将几个围住一个撕杀。这一场混战番兵死伤无数十成去了三成。古鲁禄力竭终被杨继周枪刺大腿关铃复一刀砍下头颅,韩彦直耿明达斩杀粘得力,黑水国元帅千里朵死于郑怀王彪岳霖之手,支国元帅迷特金也被罗鸿余雷所杀。另外还战死了十几个小元帅和平章。兀术带领其余兵将一口气逃回关外,宋军大获全胜终于收复中原。百姓们欣喜若狂欢呼雷动,有的出外携酒劳军有的在家告慰祖翁。岳雷率领大军一鼓作气马不停蹄一直追到宋金边境界山关下方才停步安营扎寨摆席庆贺,一面上表报捷具文申奏朝庭一面催攒粮草军饷以备北伐,军中士气高涨无不磨拳檫掌誓欲直捣黄龙府。

界山关府衙,守关番将山狮陀迎进兀术等人进厅坐定。兀术垂头伤气一脸沮丧,

兀术:“想不到岳小南蛮如此厉害,孤王损兵折将弄得像个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便如何是好?”

山狮陀:“狼主不必灰心,有本将在此镇守险关,谅那岳小南蛮一班人插翅也休想飞越。狼主可去国内再调集雄兵强将来此报仇雪恨,到那时宋室江山不还落于狼主之手吗?”

哈密蚩:“狼主四殿下,山狮陀将军所言不差,我们兵力不足粮草又缺,攻又受挫留此也无益,不如暂且先回黄龙府吧。”

兀术:“也好,张豹麻将军孤王留你在此协助山狮陀将军守关,再留下十万军兵给你们。你俩须同心协力凭关死守务必阻住岳雷北进,待某回去调集大军即来与你等会合继续南侵。”

张豹麻山狮陀:“未将遵命!狼主放心就是,人在关在人死关失决不负狼主重托!”于是兀术带领哈密蚩奇渥温铁木真铁先文郎和侄儿小王子完颜乾及其余兵将第二天灰溜溜回转本国黄龙府去了。

岳雷端坐中军营帐,两旁是军师诸葛锦监军牛皋和吴蚧张浚韩彦直,下面众将林立。

岳雷:“众将听了,今日攻打界山关,哪位将军前去讨战?”牛猛杨继周站出,

牛杨:“未将愿往!”界山关下牛杨高声叫阵敌军只是不出。

夜晚,岳雷独坐营帐一面看着地图一面低头思索,诸葛锦走进。

诸葛锦:“元帅,番兵死守关陲凭的就是天险,不如我们一面令军兵赤膊上阵污辱叫骂,引他脑怒出战,一面派出精悍小队绕到山后出奇不意……”

山高林密危崖绝壁,耿明初耿明达陆文龙董平张英吉成亮岳震带领宋兵附葛攀爬……

界山关下,牛猛王英王彪余雷和众军兵赤着膊,有的躺着有的叫骂……

四周草丛里,关铃狄雷杨继周罗鸿郑怀和众多兵丁隐藏埋伏……

界山关府衙大厅,山狮陀焦燥不安暴跳如雷,哇哇乱叫。

山狮陀:“他娘的,真是欺人太甚,简直是秃子撑阳伞无法无天了!老子受不了啦非出关杀他个落花流水不可。”于是不听张豹麻一再劝阻骑马提槊带领番兵开了关门风一般冲出。刚到阵前宋兵从地上爬起一哄而散,却见宋军两边伏兵呼喊着窜出,有的截杀有的枪关场面热闹非凡。杨继周罗鸿关铃二杆枪一把刀缠住山狮陀不放,狄雷郑怀带领众兵枪夺关门,牛猛王英王彪余雷穿戴好盔甲带领士兵复又加入战阵,岳雷指挥大军乘势掩杀。关内张豹麻见势不妙也顾不了关外的山狮陀和众军急令番兵关门,却不料耿明初陆文龙等将已从山后包抄从天而降枪挑刀砍锤击鞭打,风扫落叶般把关门的番兵杀个精光,然后开了关门迎接岳雷大军进关。山狮陀见雄关已失无心恋战刚想逃命被罗鸿奋力隔开槊顺势一枪刺中咽喉落马而亡,关铃一刀斩下头颅挑起交还罗鸿系在马后,三人跟着众军冲进关去。张豹麻眼见大势已去慌忙上马想溜之大吉,却被耿明初陆文龙等七将围住脱身不得。牛猛余雷拍马从后赶到,牛猛一棍扫去正中后腰,张豹麻坐立不住翻身落马还未着地被余雷双锤击毙。宋军大胜番兵只剩得万余人逃往后面关中。岳雷和军师监军及众将等进衙门大厅,发榜安民接着下令,

岳雷:“全军将士,大家辛苦了!老一辈们老当益壮神勇不减当年;小将军们叱咤风云威猛势不可挡,真是大宋之福!如今先在此地休整犒劳三天,但不得扰民。三天以后接着北伐,以陆文龙关铃牛猛领兵一万为笫一队先锋;狄雷郑怀杨继周罗鸿领兵一万为笫二队先锋;吉青耿明达耿明初董平张国祥阮良六员老将也领兵一万为第三队先锋;韩彦直将军领本部兵马为第四队先锋;吴蚧元帅领本部兵马为左路讨伐军;张浚元帅也领本部军卒为右路讨伐军;其余兵将随本帅为后应。务要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作战再接再励的优良传统,早日打到黄龙府活捉金兀术。”众军将一齐应诺‘得令’,声势磅礴气吞山河。

银幕上宋军浩浩荡荡一望天际,四队先锋所到之处一路斩将夺关,番兵风声鹤泪望尘而逃一派狼狈不堪的景象。所过之地先后出现各类城墙和关名:‘天长关’‘黑水关’‘鹞子关’‘牧羊城’……最后定格在一座高大雄伟的城墙高处四个金色大字上:‘黄龙府城’。岳雷下令离城十里各队依次扎营,自已骑了白龙驹和诸葛军师牛皋监军吴蚧张浚韩彦直飞驰到城下踏看,六人挥马扬鞭指点江山意气勃发谈笑风生……

临安城金殿上,宋孝宗正在上朝,百官三呼万岁毕,值日太监上前,

值日太监:“万岁有旨:有事奏来无事退朝。”韩世忠抱本上前,

韩世忠:“臣启万岁,今有扫北大元帅岳雷捷报到京,说是已经打败兀术击退番兵,全部收复中原故土了。现正发兵攻打大金各关,锋芒直指黄龙府。并恳请皇上速发兵饷以助三军扫北,请圣上御览定夺。”说完递上捷报奏章,太监接来递给孝宗帝看过。

宋孝宗:“岳爱卿英勇神武不负朕望,寡人深感欣慰。传令嘉奖三军有功将士,另派田思中爱卿为特命钦差,押送粮饷前往岳雷军中,协助岳元帅处理边关受降等一切事务并视情护送二位先皇棂棺回国,待班师后另有升赏。”

韩世忠田思中:“臣遵旨!”

黄龙府金殿,兀术忧急如焚气愤填胸却又无可如何。

兀术:“众位大臣,如今岳雷大军压境,我们已无退路。明日本王就孤注一掷,出城与岳小南蛮决一死战,国事就传位于侄儿小王子完颜乾打理了,大元帅奇渥温铁木真为辅国大将军,你等众臣须竭尽全力辅佐他。”

众人:“臣等遵狼主吩咐!”第二天,兀术带领军师哈密蚩二元帅铁先文郎及十万番兵出城到宋军前扎营列阵。于是二军对峙以决雌雄,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决定宋金命运的鏖战就要来临。

岳雷营帐中,岳雷抽出一根令箭,

岳雷:“今日哪位将军奉本帅令箭去敌营搦战?”牛猛大步上前,

牛猛:“小将愿往。”岳雷又拔一根令箭,

岳雷:“哪位将军接我令箭,去为牛小将军押阵?”吉青高叫站出,

吉青:“未将愿去押阵。”接着二人带了兵卒到兀术阵前大声叫骂,兀术闻报带了哈密蚩铁先文郎列阵而出。

兀术:“小南蛮,快叫你家元帅出来,孤王要亲自与他讲话。”

牛猛:“呸!兀术狗头你死期到了,还讲些什么鬼话?快到牛爷面前领死吧!”说着跃马冲出直取兀术,铁先文郎赶紧上前接战。二人马颈相交斗在一起,一个棒去一个刀往,直战了一百多个回合。吉青见牛猛不能取胜便飞马上前相助,兀术看了大怒,

兀术:“好个吉南蛮,竞敢以多欺少二个打一个,孤王岂能容你?!”说着一马冲出举起金雀斧砍向吉青。吉青知他力大拎马避过,兀术一斧砍空更是恨极,不等吉青的马站稳‘呼’的一下用了绝招‘斧劈华山’劈向吉青头顶,吉青要避已是不及头颈一歪一缩,左膀已被砍断鲜血直流。吉青用力扔出狼牙棒砸向兀术面门,乘其一楞右手桉住断臂伏在马背逃回营中,军兵上前扶持已是昏死过去。牛猛见吉青受伤无心恋战虚晃一棍也逃回本阵,兀术哈哈大笑。

兀术:“哈哈哈!这下知我厉害了吧!真是老虎不发威你们当病猫,快叫岳小蛮子来见我!”岳雷闻报大惊失色,一面命将吉青抬往后营治疗,一面整顿人马亲自出营去会兀术。

岳雷:“兀术,天朝大军到此倾刻就要踏破黄龙府,你不思出城投降还敢伤我大将,真是胆大妄为无药可救了。要本帅出阵有话快说,说完了受死!”兀术驱马上前,

兀术:“岳雷,有道是‘穷寇莫追’,孤王让出中原回转北地了,你为何还要得寸进尺得陇望蜀,侵占我关城竞敢一气追来黄龙府?某劝你见好就收不要撑足了顺风船,须知兔子追急了也会咬人,赶快收兵回去受封吧。免得兵戎相见两败俱伤岂不功亏一簧遗恨千戴?”

岳雷:“可笑你大限迫在眉睫,还要打肿脸充胖子。你几次三番侵我国土杀我人民掳我二帝残害生灵,实是罪恶累累天怒人怨就是打入十八层地狱也不为过。如今空口说白话也不怕闪了腰,你可知人间尚存‘廉耻’二字么?我岳门精忠报国信义传家名震四海,若不踏平黄龙府如何报得血海深仇?看本帅取尔之头来了!”说完就要出马却被边上关铃杨继周拦住。

关铃杨继周:“元帅且慢,杀鸡焉用牛刀,待我俩取他性命便了。”二人挥刀举枪跃马冲了上去,杨继周厉声大吼,

杨继周:“兀术,杨再兴之子杨继周为父报仇,杀你来了!”三人战在一起难解难分。铁先文郎见状飞马舞刀上前抵住关铃, 四人捉对撕杀, 直斗了一百多个回合不分胜负,哈密蚩见狼主不能取胜,便招呼番兵一齐冲杀上来。对面岳雷见了立刻挥动令旗,三军尤如江潮决堤淹杀而至。陆文龙罗鸿上前围住兀术,四杆枪尤如四条金龙缠住了金雀斧,兀术见了陆文龙一面抵挡一面大骂。

兀术:“好个忘恩负义的竖子,当年孤苦伶仃是某家收留了你养肓成人。乌鸦尚知反哺,你陆文龙今日不思报恩反来谋杀父王了吗?”陆文龙大怒一面双枪齐发一面反唇相叽,

陆文龙:“兀术番狗,你若不害死我父母,我陆文龙又岂要你番奴收留养肓?今日我若认贼作父枪下留情岂不遗臭万年吗?我地下父母又岂能瞑目?也都因了你,我才陷身番邦十多年,回归中原时又误杀宋将三位叔父,国恨家仇不共戴天,你就认命了吧!”说着一枪紧过一枪,兀术拚命招架……

牛猛在人群里张望搜索终于寻着铁先文郎于是飞马冲上,见他已被关铃杀得气喘如牛便大喝一声,

牛猛:“番狗,你命休矣!到牛爷阎王前纳命吧!”接着一棍扫去。铁先文郎力竭,眼见棍到忙把坐骑一拎跳出圈子欲逃,不料关铃的赤兔胭脂马飞快,早已拦住后路,只见手起刀落已被斩为二段。牛猛哈哈大笑,

牛猛:“关将军,一件大功劳却被你先得了。”

关铃:“牛将军说那里话?都是为国效劳,你的我的还不都一样吗?”二人复又杀入敌群。牛猛见斜刺里一个番人正伏马逃命便加鞭飞马冲去,离得近了一棍扫去,番人落马。牛猛随即下马杷棍往泥地里一插上前一看恰是军师哈密蚩已是满嘴流血死了。便拔剑割了头拴在马尾巴上笑着自言自语,

牛猛:“这买卖还不错,丢了芝麻拣了西瓜,哈哈哈!”

兀术拚尽全力舞动金雀斧,心想,

兀术(画外音):“我战杨继周一人尚且不下,只能打个平手,如何斗得他三人四枪?不如先留得性命再说,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于是别转马头伏在火龙驹上不辨东西拚命而逃……

牛皋在番兵阵中双锏乱打骑着黑乌骓横冲直撞。忽见前面远远飞跑来一匹马甚是眼熟,马背上伏着一人倒拖金雀斧知是兀术败逃,便提马上前猛吼一声,

牛皋:“兀术小儿,今番你还逃哪里去?牛爷等你多时了!留下头颅再逃不迟!!!”兀术抬头见是牛皋又气又恨,

兀术:“牛皋,你也来欺负我么?!”

牛皋:“怎么不敢?人人痛打落水狗,我牛皋就打不得么?”说着舞起双锏直往兀术头顶挥下,兀术举斧挡住。他与陆文龙杨继周罗鸿斗了多时力气大减,见不能荡开牛皋双锏,便转身横腰扫去,牛皋眼见斧到就撇了双锏双手去夺斧柄,捏住用力一拖,兀术竞坐立不住被拖落下马,牛皋自己也被带落马下,二人双双落地。番兵见了刚想来救兀术,却见宋军兵将四面八方涌来便自顾逃命去了。牛皋抱着兀术在地上打滚,兀术毕竟力尽被牛皋趁势一个翻身骑了在身上,两腿紧紧夹住再也动弹不得。牛皋一手叉住他脖子一手抡开蒲扇大巴掌狠狠掴了兀术七八个耳光,一面狂笑一面大叫,

牛皋:“兀术,你也有今日被我活捉的么?!哈哈哈哈!!!”兀术园睁双眼羞愧难当接着一声巨吼。

兀术:“气—死—我—了!!!”他怒气填胸口中直喷鲜血一命呜乎就死了。牛皋还在哈哈大笑,他快活至极笑得一口气接不上来竞骑在兀术身上也死了。后人于是调侃:虎骑龙身,千古奇闻。气死兀术,笑杀牛皋。

这一仗宋军大获全胜,金兵被歼再也无力抵挡。岳雷一面指挥军兵打扫战场,一面命军师诸葛锦立马草就一道檄文派人绑于箭上射进城去敦促金人开门投降。打扫战场的士兵上前报告,

士兵:“禀岳元帅,牛监军骑在兀术尸体身上死了。”

岳雷:“什么,牛叔父竞然阵亡了?快领我去看来。”还未动身只见几个军兵抬着牛皋的尸体,牛猛跟在后面痛哭流涕朝岳雷走来。岳雷快步上前伏在牛皋身上号淘痛哭,三军将士也失声悲鸣,战场上立刻哭声一片伴随着十几匹无主的战马狂奔嘶鸣声组成一幅悲壮凄凉的画卷。秋风萧飒大雁南飞,一阵飓风刮来吹得黄沙扑面,天空乌云翻腾,漂泼大雨猛然而下……

(第二十二集完) (大结局) (第二十三集预告:岳飞转世)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独孤浩伸更多文章

0电视连续剧脚本《岳飞传奇》第二十二集 岳雷扫北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