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一扇窗_抒情散文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抒情散文> 期盼一扇窗

期盼一扇窗

文/江淮子也

满身疲惫的母亲负着简单的行襄牵着孩子,在长长长长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孩子累了,乏了,却不叫苦。他习惯了。他拼命地昂起头,想透过都市的森林寻找他的伙伴——星星。可是,怎么努力,都不能够。他迷惘的小眼睛快急出泪来。猛然地,他又笑了,他看见了一棵棵伟岸的“大树”上栖落的数不胜数的亮晶晶的“星星”。

他用心的瞅哇,数哇,眨眼睛哇,像以往同天空中的星星嬉戏一样。可是,那些距离更近的“星星”们根本就不理他,像无视他的存在和亲近。他有些生气了,他问妈妈:属于我的那颗星星呢?

这是他曾经好多次问过妈妈的一个问题。妈妈总是抚着他的头笑着指指点点。妈妈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谁也不多,谁也不少。可现在,妈妈却不言不语,像没听到一样。孩子恼了,用力地扯动妈妈的手,眼里是着火样的急切和热烈。

妈妈深深叹了口气,冰冷的手抚了孩子的头,幽幽道:别急,慢慢就会有的,啊?!

孩子沉默了,不再仰头,不再寻找,只迈动一双同妈妈一样疲惫的小脚,走似乎永远也走不完的长长的路。

这,是我常常梦见的一个场景,或曰画面。冷色调的,包括那些被孩子误认为是星星的透出光亮的窗户,也是冰冷的,让热乎乎的心直打冷颤。现实中的我,就是这孩子,不同的是,我年迈苍老的母亲在乡下,无力的眼神遥遥触摸着我,担忧着我,祝福着我,期盼着我。她无法牵着我走现实中的漫漫长路了,牵着我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些东西,连我自己也捉摸不透。

那样的梦,何时才能遂我所愿地发展下去,像诸多戏剧的喜剧性结局,或者,哪怕只是平淡的稍有一点改观的结尾?微小的不能再微小的要求了,奢望?梦中的我,无法知道;现实中的我。更难以捉摸自己的命运和前程。他走,我也走;我走,他也走;走,漫长的不能停歇的内容,单调和苦涩,机械和疲惫,他和我的共同和唯一。

有一扇窗户是为我打开的,多好啊。期盼一扇窗。无须其它的,一窗灯火,暖融融的哪怕如豆的猩红,就已足够。歇歇我匆促的步旅,缓缓我紧促的呼吸,晒晒我的汗水、泪水和无数伤口不停流淌出的血。就像梦中的孩子仅仅希望能有一颗“星星”理睬他,笑笑,眨眨调皮的眼睛一样。

就这,还要走多长的路啊。比乡间的小路难走百倍千倍的路。故乡的小路上有花的,有草,有各种各样的可爱的小动物,有深浅不一的透着憨厚质朴笑容的脚印,有可以借用的拐棍。还有身后不时伸过来的搀扶和茶水。那多带劲!根本不知疲累,不觉苦难的,倒有甜丝丝的感觉弥漫心头,更铁了向前走的决心和信心,更坚了稚拙但不畏坎坷的步伐。再不济,还有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日月星辰呀,可这些,在都市里全都失却了踪影。是怕了都市,还是怕了都市里的人?

妈妈还在走着,还有牵着的孩子。我也在走着,一些半明半暗模糊不清的东西牵着我。那是我执着不回头的原因,如同孩子不愿丢弃妈妈的手。

属于我的窗户会打开吗?不仅仅向我一个人。

期盼一扇窗!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江淮子也更多文章

0期盼一扇窗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